傅青主口腔科,肝气上逆型血崩

By admin in 威尼斯赌场官网 on 2019年4月9日

阳症肺痈

治病格局:解血平气汤。

调经

寒厥

人有感暑伤气,忽然淋痛盈盆,人觉得阴虚也,不知血虚口干与阳虚不等,
阴虚湿疮,人心平气和无躁动,气虚必大热带作物渴,欲饮冷水,舌必有刺,
血虚口不渴而舌胎滑也,法当清胃火,不必散寒也, 方用

病因病机:人有大怒而麻疹者

经水先期(105)

此症手足必青紫,饮水必吐,腹必痛,喜火熨之,方用

人参
当归
香薷
石膏(
各叁钱)
荆芥(
壹钱)
青蒿(
伍钱)

证候表现:人有大怒而健忘者,或倾盆而出,或冲口而来,如今昏晕

巾帼有先期经来者,其经甚多,人觉着血热之极也,哪个人知是肾中国水力电力对国公司火太旺乎!夫火太旺则血热,水太旺则血多,此有余之病,非不足之症也,似宜不药有喜。但过度丰饶,则子宫太热,亦忧伤孕,更恐有烁干男精之虑,过者损之,谓非既济之道乎!但是火不可任其富裕,而水断不可使之阙如。治之法但少清其热,不必泄其水也。方用清经散。

人参(
叁钱) 白朮( 壹两)
附子
肉桂吴萸(
各壹钱)

水煎服。

预后:亦生死转眼之间也

丹皮(三钱)      地骨皮(五钱)  

水煎服。

此方乃阳症肺痈之神曲剂也,方中虽有解暑之品,
然补正多于解暑,去香薷壹味,实可爱新觉罗·载淳,但此方祇可用12剂,
即改6味生地黄汤。

治疗原则治法:倘以通大便药治之,则气闷而不能够安;倘以补血药治之,则胸痛而不可受,往往有变症蜂起而毙者,不可不治之得法也。

白芍(三钱,酒炒)   大熟地(三钱,九蒸)

热厥

大怒肠痈

处方:方用解血平气汤:白芍二两,当归二两,荆芥炒黑3钱,柴草7分,红花二钱,炒木丹3钱,甘草一钱,水煎服。1剂而气舒,二剂而血止,3剂而病全愈。葢怒气伤肝,无法平其气,故致最近久痢,不先去舒气,而遽去排毒,愈激动肝木之气,气愈旺而血愈吐矣。方中玉盘盂多用之妙,竟去平肝,又能舒气,荆芥、柴草皆引血归经之味,又适是开郁宽脇之剂,所以奏功甚速,而镇痛实神,全非用干归补血之故,西当归可是佐芍药以成功耳。

青蒿(二钱)      白茯苓(一钱)

 

其吐也,或倾盆而出,或冲口而来,一时昏晕,死在说话,以散寒治之,
则气闷不安,以补血治之,则胸满不受,有变症蜂起而死者,不可不治之得法也,

出处:《石室秘录》·卷之6(卷)·血症(篇)

黄柏(伍分,盐水浸炒)

此症手足虽寒而不青紫,饮水不吐,火熨之腹必痛,近日手足厥逆,痛不可忍,
人以为肆肢之风症也,何人知是心中热蒸,外不可能泄,故四肢手足则寒,
而胸腹皮热如火,方用

方用解血平气汤。

原文:人有大怒而脱肛者,或倾盆而出,或冲口而来,暂且昏晕,亦生死转瞬也。倘以健脾药治之,则气闷而无法安;倘以补血药治之,则胸痛而不可受,往往有变症蜂起而毙者,不可不治之得法也。方用解血平气汤:白芍贰两,西当归2两,荆芥炒黑3钱,山菜九分,红花贰钱,炒醉美人3钱,甜草一钱,水煎服。一剂而气舒,2剂而血止,叁剂而病全愈。葢怒气伤肝,不能平其气,故致如今骨痿,不先去舒气,而遽去止泻,愈激动肝木之气,气愈旺而血愈吐矣。方中可离多用之妙,竟去平肝,又能舒气,荆芥、山菜皆引血归经之味,又适是开郁宽脇之剂,所以奏功甚速,而散寒实神,全非用西当归补血之故,秦哪但是佐木芍药以成功耳。

水煎服。二剂而火自平。此方虽是清火之品,然仍是滋水之味,火泄而水不与俱泄,损而益也。

柴胡( 叁钱)
当归
黄连
炒栀( 各贰钱)
荆芥半夏
枳壳(
各壹钱)

白芍
当归( 各贰两) 炒荆芥 黑栀( 各叁钱)
红花(
贰钱) 柴胡( 捌分)
甘草(
壹钱)

又有先期经来只1、二点者,人以为血热之极也,什么人知肾中火旺而阴水亏乎!夫同是先期之来,何以分虚实之异?盖妇人之经最难调,苟不分别细微,用药鲜克有效。先期者火气之冲,多寡者水气之验,故先期而来多者,火热而水有余也;先期而来少者,火热而水不足也。倘一见先期之来,俱以为有余之热,但泄火而不补水,或水火两泄之,有不更增其病人乎!治之法不必泄火,只专补水,水既足而火自消矣,亦既济之道也。方用两地汤。

水煎服,二剂愈。

水煎服。

大生地(一两,酒炒)  元参(一两)   

又方

一剂而气平舒,2剂而血止息, 三剂而病大愈。

白芍药(五钱,酒炒)  麦冬肉(五钱)  

白芍(
壹两) 黑栀( 叁钱)
陈皮
柴胡( 各壹钱) 花粉( 贰钱)

此症盖怒伤肝,不可能平其气,以致风疹,若不先舒其气,而遽解毒,
则愈激动肝火之气,必气愈旺而血愈吐矣,方中用白芍平肝又舒气,
荆芥、山菜引血归经,当归身、红花,生新去旧,安有不愈者哉。

地骨皮(三钱)     阿胶(三钱)

水煎服,以白芍为君, 取入肝而平木也。

吐血

水煎服。四剂而经调矣。此方之用地骨、生地,能清骨中之热。骨中之热,由於生津润燥之热,清其骨髓,则肾气自清,而又不伤害胃气,此治之巧也。况所用诸药,又纯是补水之味,水盛而火自平理也。此条与上条参观,断无误治先期之病矣。

[ 此症热在于肝前方之山菜金当归后方之白芍皆肝药也]

此症人非以为火盛,即认为阴亏,用凉药以泻火,乃火愈退而血更多,
用滋阴之味,止汗之品,仍不效,什么人知是血不归经乎,治法当用补气之药,
而佐以引血归经之味,不活血而血自止矣,方用

经水前期(十6)

尸厥

人参( 伍钱) 当归( 壹两) 丹皮炒,黑芥穗( 各叁钱)

女生有经水前期而来多者,人以为气虚之病也,什么人知非阳虚乎!盖早先时期之多少,实有分歧,不可执一而论。盖中期而来少,血寒而不足;前期而来多,血寒而富厚。夫经本于肾,而其流5脏6腑之血皆归之,故经来而诸经之血尽来附益,以经水行而门启不遑迅阖,诸经之血乘其隙而皆出也,但血既出矣,则成不足。治法宜于补中温散之,不得曰前期者俱不足也。方用温经摄血汤。

此症权且猝倒,不省人事,乃阴虚而痰迷心也,补气益气而已, 方用

水煎服,一剂而止。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一两,酒炒)

人参 半夏 南星( 各叁钱) 白朮( 伍钱) 附子( 伍分)
白芥子(
壹钱)

此方妙在不专补血,而反去补气以补血,尤妙在不去宁心,而去行血以镇痛,
盖血逢寒则凝,逢散则归经,救死于呼吸之际,大有神曲功。

川芎(五钱,酒洗)   白术(五钱,土炒)

水煎服。

[ 大凡骨痿,
多系不归经之血,因何腑何藏而发,腑藏之血,吐则立死,此自然之理也,
火盛阴亏两层,世间误杀,奚止千百,寒凉滋阴之药,轻则凝结而成病根,
重则经阻而成干血,此论此方,发菩提心,作当头棒喝也。 ]

柴胡(五分)      五味子(三分)

又方

吐白血

续断(一钱)      肉桂(五分,去粗,研)

苍朮( 叁钱)

血未有不红者,何以名白血,不知久病之人,吐痰皆白沫,乃白血也,
白沫何以名白血,以其状似蟹涎,无败痰存当中,实血而非痰也,若将所吐白沫,
露于星光之下,1夜必变红矣,此沫出于肾,而肾火沸腾于咽喉,不得不吐者也,
虽是白沫,而实肾中之精,岂特血而已哉,茍不速治,则白沫变为绿痰,
心急火燎矣,方用

水煎服。叁剂而经调矣。此方大补肝、肾、脾之精与血,加铁观音以祛其寒,柴胡以解其郁,是补中有散,而散不耗气;补中有泄,而泄不损阴,所以补之有利于,而温之收功,此调经之妙药也,而摄血之仙丹也。凡经来前期者,俱可用。倘元气不足,加海腴壹、二钱能够。

水煎, 灌之必吐,吐后即愈,盖苍朮阳药,善能祛风,故有奇效,
凡见鬼者用之更效。

熟地
麦冬
( 各壹两)
山药
山萸 茯苓( 各伍钱) 丹皮
泽泻(
各贰钱) 五味子( 壹钱)

经水先后无定期(10七)

厥症

水煎,日日服之。

女性有经来断续,或前或后无定期,人认为气血之虚也,什么人知是肝气之郁结乎!夫经水出诸肾,而肝为肾之子,肝郁则肾亦郁矣;肾郁而气必不宣,前后之或断或续,正肾之或通或闭耳;或曰肝气郁而肾气不应,未必至于那样。殊不知子母关心,子病而母必有顾复之情,肝郁而肾不无缱绻之谊,肝气之或开或闭,即肾气之或去或留,相由此致,又何疑焉。治法宜舒肝之郁,即开肾之郁也,肝肾之郁既开,而经水自有早晚之期矣。方用定经汤。

 

血不归经

傅青主口腔科,肝气上逆型血崩。菟丝子(一两,酒炒)  白芍(一两,酒炒)

人有黑马发厥,闭目甩手,喉中有声,有22日死者,有贰三二十二日死者,
此厥多犯佛祖,然亦素有痰气而发也,治法宜攻其痰而高兴窍, 方用起迷丹。

阿斗血不归经,或上或下,或四肢毛窍,处处出血,循行经络,外行于肤浅,
中行于脏腑,内行于筋骨,上行于头目两手,下行于二便,一剂周身无非血路,
壹不归经,斯随处妄行,有孔则钻,有洞则泄,甚则呕吐,或见于肤浅,
或出于齿缝,或渗于脐腹,或露于贰便,皆宜顺其性以引之归经, 方用

当归(一两,酒洗)   大熟地(五钱,九蒸)

高丽参 半夏( 各伍钱) 大菖蒲( 2钱) 兔丝子( 1两) 茯苓个皂荚( 各叁钱)
生姜(
壹钱)
甘草(
参分)

熟地 生地( 各五钱) 当归 白芍 麦冬( 各叁钱) 荆芥
川芎
甘草
茜草根(
各一钱)

山药(五钱,炒)    白茯苓(三钱)

水煎服。

水煎服。

芥穗(二钱,炒黑)   柴胡(五分)

气虚猝倒

此方即四物汤加减, 妙在用茜草引血归经。

水煎服。二剂而经水净,4剂而经期定矣。此方舒肝肾之气,非通经之药也;补肝肾之精,非消痈之品也,肝肾之气舒而精晓,肝肾之精旺而水利,不治之治,正妙於治也。

 

附三黑神曲奇散

(以上调经三条辨论明晰,立方微妙,但恐一时半刻或有外感,内伤不能够见效,有外感者宜加苏叶一钱,有内病者宜加神曲2钱(炒),有因肉食积滞者再加东山里红肉贰钱(炒),临症须酌用之。若肝气郁抑又当以逍遥散为主,有热加栀炭、丹皮即加味逍遥散。)

人有黑马昏倒,迷而不悟,喉中有痰,人以为风也,何人知是阴虚乎,若作风治,
无不死者,此症盖因常常不慎女色,精亏以致气衰,又加不慎起居,而有就如风者,
其实非风也。方用

丹根( 炒黑7分) 黑栀( 5分) 真蒲黄( 炒黑一钱二分) 京芎( 酒洗) 勤母

经水数月一行(十八)

人参 黄耆 白朮( 各壹两) 茯苓( 伍钱) 菖蒲 附子( 各壹钱) 半夏( 贰钱)
白芥子(
叁钱)

|<< << < 1;)
2
>
>>
>>|

女生有数月1行经者,每以为常,亦无或先或后之异,亦无或多或少之殊,人莫不以为异,而不知非异也。盖无病之人,气血两不亏损耳。夫气血既不亏损,何以数月而一行经也?妇人之中,亦有天生仙骨者,经水必一季壹行。盖以季为数,而不以月为盈虚也。真气内藏,则坎中之真阳不损,倘加以炼形之法,一年之内,便易飞腾。无如世人不知,见经水不应月来,误认为病,妄用药饵,本元病而治之成病,是治反不及其不治也。山闻异人之教,特为阐述宣扬,使世人见此等行经,不必妄行治疗,万勿疑为气血之不足,而轻1试也。即便天生仙骨之巾帼,世固不少。而嗜欲损夭之人,亦复甚多,又不可不立一疗救之方以辅之,方名助仙丹。

水煎服。

白茯苓(五钱)     陈皮(五钱)   

此方补气而不治风,消痰而不耗气,壹剂神定,2剂痰消, 三剂全愈。

白术(三钱,土炒)   白芍(三钱,酒炒)

阴虚猝倒

山药(三钱,炒)    菟丝子(二钱,酒炒)

此症有肾中之水虚,而不上交于心者,又有肝气燥,不能够生心之火者,
此皆脾虚,而能令人猝倒者也,方用再苏丹。

杜仲(一钱,炒黑)   甘草(一钱)

熟地( 贰两) 山萸 元参
麦冬
五味子( 各壹两) 柴胡 菖蒲( 各壹钱) 茯苓( 伍钱) 白芥子( 叁钱)

河水煎服。四剂而仍如其旧,不可再服也。此方平补之中,实有妙理。明目益肾而不滞,解郁清痰而不泄,不损天然之气血,正是调经之大法,何得用他药以冀通经哉!

水煎服。

年老经水复行(十9)

此方补肾水,滋肺气,安心通窍,泻火消痰, 实有神通,十剂全愈。

农妇有年五十外或六、七八虚岁忽然行经者,或下紫血块、或如红血淋,人或谓老妇行经,是还少之象,何人知是流血之渐乎!夫妇人至77之外,天癸已竭,又不服济阴补阳之药,怎么着能精满化经,一如少妇。然经不宜行而僧人,乃肝不藏脾不统之故也,非精过泄而动命门之火,即气郁甚而发龙雷之炎,二火交发,而血乃奔矣,有似行经而实非经也。此等之症,非大补肝脾之气与血,而血安能骤止。方用安老汤。

[ 此症切实为阴虚者,当这个人身本瘦,面部以下天青, 倒时微喘,目不可能瞑。 ]

人参(一两)      黄耆(一两,生用)

阳虚猝倒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术(五钱,土炒)

人有心中火虚,无法下交于肾而猝倒者,阴虚也, 方用

当归(五钱,酒洗)   山萸(五钱,蒸)

人参 白朮 生枣仁( 各壹两) 茯神( 伍钱) 附子 甘草( 各壹钱) 生半夏( 叁钱)

阿胶(一两,蛤粉炒)  黑芥穗(一钱)  

水煎服。

甘草(一钱)      香附(五分,酒炒)

药下喉, 则痰静而气出矣,连服数剂,则安然照旧。

木耳炭(一钱)

此症又有胃热,不可能心安理得之火而猝倒者, 亦脾虚也,方用

水煎服。1剂减,二剂尤减,四剂全减,拾剂愈。此方补益肝脾之气,气足自能生血而摄血。尤妙大补肾水,水足而肝气自舒,肝舒而脾自得养,肝藏之而脾统之,又安有泄漏者,又何虑其游痛症哉!

人参 元参( 各壹两)
石膏
花粉( 各伍钱) 麦冬( 叁钱) 菖蒲( 壹钱)

(加贯仲炭一钱,研细末,以药冲服尤妙。)

 

经水忽来忽断时疼时止(二10)

|<< << < 1;)
2
3
>
>>
>>|

巾帼有经水忽来忽断,时疼时止,湿阻中焦者,人以为血之凝也,什么人知是肝气不舒乎!夫肝属木而藏血,最恶风寒。妇人当行经之际,腠理大开,适逢风之吹寒之袭,则肝气为之闭塞,而经水之道路亦随之而俱闭,由是腠理经络,各皆不宣,而寒热之作,由是而起。其气行于阳分则生热,其气行于阴分则生寒,然此犹感之轻者也。倘外感之风寒更甚,则内应之热气益深,往往有热入血室,而变成如狂之症。若但往来寒热,是风寒未甚而热未深耳。治法宜补肝中之血,通其郁而散其风,则病随手而效,所谓治风先治血,血和风自灭,此其一也。方用加味四物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五钱,酒炒)

当归(五钱,酒洗)   川芎(三钱,酒洗)

白术(五钱,土炒)   粉丹皮(三钱)

元胡(一钱,酒炒)   甘草(一钱)   

柴胡(一钱)

水煎服。此方用四物以滋脾胃之阴血;用山菜、白芍、丹根以宣治阴虚之风郁;用乌拉尔甘草.杨桴,元胡以利腰脐而和腹疼,入於表里之间,通乎经络之内,用之得宜,自奏功如响也。

(加荆芥穗(炒黑)一钱,尤妙。)

经水今后腹先疼(二十壹)

女孩子有经前腹疼数日,而后经水行者,其经来多是紫黑块,人觉得寒极而然也,什么人知是热极而火不化乎!夫肝属木,在那之中有火,舒则通畅,郁则不扬,经欲行而肝不应,则抑拂其气而疼生。然经满则不能够内藏,而肝中之郁火点火,内逼经出,则其火亦因之而怒泄。其紫黑者,水火两战之象也。其成块者,火煎成形之状也。经失其为经者,正郁火内夺其权耳。治法似宜大泄肝中之火,然泄肝之火,而不解肝之郁,则热之标可去,而热之本未除也,其何能益!方用宣郁通经汤。

白芍(五钱,酒炒)   当归(五钱,酒洗)

丹皮(五钱)      山栀子(三钱,炒)

白芥子(二钱,炒研)  柴胡(一钱)

香附(一钱,酒炒)   川郁金(一钱,醋炒)

黄芩(一钱,酒炒)   生甘草(一钱)

水煎。连服肆剂,下月断不先腹疼而后行经矣。此方补肝之血,而解肝之郁,利肝之气,而降肝之火,所以奏功之速。

行经后少腹疼痛(二十2)

女生有少腹疼于行经之后者,人以为气血之虚也,何人知是肾气之涸乎!夫经水者,乃天一之真水也,满则溢而虚则闭,亦其常耳,何以虚能作疼哉?盖肾水一虚则水不可能生木,而肝木必克脾土,木土相争,则气必逆,故尔作疼。治法必须以舒肝气为主,而益之以补肾之味,则水足而肝气益安,肝气安而逆气自顺,又何疼痛之有哉!方用调肝汤。

山药(五钱,炒)    阿胶(三钱,白面炒)

当归(三钱,酒洗)   白芍(三钱,酒炒)

山萸肉(三钱,蒸熟)  巴戟(一钱,盐水浸)

甘草(一钱)

水煎服。此方平级调动肝气,既能转逆气,又善止郁疼。经后之症,以此方调理最棒。不特治经后腹疼之症也。

(经前经后腹痛二方极妙,不可加减。若有别症亦宜此方为主,另加药味治之。原方不可减去一向。)

经前腹疼吐血二十3

女孩子有经未行以前一221日意料之外腹疼而喉痛,人觉着火热之极也,何人知是肝气之逆乎!夫肝之性最急,宜顶而不宜逆,顺则气安,逆则气动;血随气为表现,气安则血安,气动则血动,亦勿怪其然也。或谓经逆在肾不肝,何以随血妄行,竟至从口上出也,是肝不藏血之故乎?抑肾不纳气而然乎?殊不知少阴之急切如奔马,得肝火直冲而上,其势最捷,反经而为血,亦至便也,正不必肝不藏血,始成吐血之症,但此等久痢与各经之湿疹有分歧者。盖各经之夜盲,由内伤而成,经逆而关节炎,乃内溢而激之使然也,其症有绝异,而其气逆则一也。治法似宜平肝以顺气,而不必益精以补肾矣。尽管,经逆而游痛症,虽相当的小损夫血,而往往颠倒,未免太伤肾气,必须於补肾之中,用顺气之法始为方便。方用顺经汤。

当归(五钱,酒洗)   大熟地(五钱,九蒸)

白芍(二钱,酒炒)   丹皮(五钱)   

白茯苓(三钱)     沙参(三钱)

黑芥穗(三钱)

水煎服。一剂而吐血止,二剂而经顺,拾剂不再发。此方於补肾调经之中,而用引血归经之品,是和血之法,实寓顺气之法也。肝不逆而肾气自顺,肾气既顺,又何经逆之有哉!

(妇人年壮咽肿往往有之,不可作劳症治。若觉得劳症,必至肝气愈逆,非劳反成劳矣。方加莆草一钱,怀牛膝九分尤妙。)

经水将来脐下先疼痛(二十4)

农妇有经水今后35以来而脐下作疼,状如刀刺者;或冷热交作,所下如黑豆浆,人莫不以为血热之极,什么人知是下焦寒湿相争之故乎!夫寒湿乃邪气也。妇人有冲任之脉,居于下焦。冲为血海,任主胞胎,为血室,均喜正气相通,最恶邪气相犯。经水由二经而外出,而寒湿满二经而内争,两相争而作疼痛,邪愈盛而正气日衰。寒气生浊,而下如豆乳之黑者,见北方寒水之象也。治法利其湿而温其寒,使冲任无邪气之乱,脐下自无疼痛之疚矣。方用温脐化湿汤。

白术(一两,土炒)   白茯苓(三钱)  

山药(五钱,炒)    巴戟肉(五钱,盐水浸)

扁豆(炒,捣,三钱)  白果(十枚,捣碎)

建莲子(三十枚,不去心)

水煎服。然必须经未来前15日服之。四剂而邪气去,经水调,兼可种子。此方君冬白术以利腰脐之气;用巴戟、白果以通任脉;沿篱豆、山芋、莲子以卫冲脉,所以寒湿扫除而经水自调,可受妊矣。倘疑腹疼为热疾,妄用寒凉,则冲任虚冷,血海变为冰海,血室反成冰室,无论难於生育,而疼痛之止,又安有日哉!

(冲任之气宜通不宜降,故化湿不用马蓟,薏仁。馀宜类参。)

经水过多(二105)

妇女有经水过多,行后复行,面色痿黄,身体倦怠,而疲劳愈甚者,人觉得血热有余之故,哪个人知是阳虚而不归经乎!失血旺始经多,气虚当经缩。前些天血虚而反多经多,是何言与?殊不知血归于经,虽旺而经亦不多;血不归经,虽衰而经亦不少,世之人见经水过多,谓是血之旺也,此治之所以多错耳。倘经多果是血旺,自是健壮之体,须当壹行即止,精力如常,何至壹行后而再行,而疲劳无力耶!惟经多是血之虚,故再行而不胜其疲劳,血损精散,骨中髓空,所以不可能色华于面也。治法宜大补血而引之归经,又安有行后复行之病哉!方用加减四物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三钱,酒炒)

当归(五钱,酒洗)   川芎(二钱,酒洗)

白术(五钱,土炒)   黑芥穗(三钱)

山萸(三钱,蒸)    续断(一钱)   

甘草(一钱)

水煎服。四剂而血归经矣。10剂之后,加鬼盖3钱,再服10剂,下月来潮,适可而止矣。夫4物汤乃补血之神品,加山蓟,荆芥,补中有益;加山萸、续断,止中有行;加乌拉尔甘草以疏通诸品,使之各得其宜,所以血足而归经,归经而血自静矣。

(荆芥炭引血归经。方妙极,不可随便加减。)

经前泄水(二十陆)

女孩子有经现在事先,泄水二一日,而后行经者,人以为血旺之故,何人知是人性之虚乎!夫脾统血,气虚则无法摄血矣;且脾属湿土,血虚则土不实,土不实而湿更甚,所以经水将动,而脾先不固;升阳举陷所统之血,欲流注于血海,而湿气乘之,所以先泄水而后行经也。调经之法,不在先治其水,而在先治其血;抑不在先治其血,而在先补其气。盖气旺而血自能生,抑气旺而湿自能除,且气旺而经自能调矣。方用健固汤。

人参(五钱)      白茯苓(三钱)  

白术(一两,土炒)   巴戟(五钱,盐水浸)

威尼斯赌场官网,薏苡仁(三钱,炒)

水煎。连服10剂,经前不泄水矣。此方补性子以固脾血,则血摄於气之中,性格日盛,自能运化其湿,湿既未有,自然经水调和,又何至经前泄水哉!

经前大便下血(二拾7)

女性有行经此前2三十一日大便先出血者,人觉着湿疹之症,何人知是经流于大肠乎!夫大肠与行经之路,各有些,何以能入乎在那之中?不知胞胎之系,上通心而下通肾,心肾不交,则胞胎之血,两无所归,而心肾二经之气,不来照摄,听其自便,所以血不走小肠而走大肠也。治法若单止大肠之血,则愈止而越多;若击动3焦之气,则更拂乱而不可止。盖经水之妄行,原因心肾之不交;今不使水火之既济,而徒治其胞胎,则胞胎之气无所归,而血安有归经之日!故必大补其心与肾,便心肾之气交,而胞胎之气自不散,则大肠之血自不妄行,而经自顺矣。方用顺经两安汤。

当归(五钱,酒洗)   白芍(五钱,酒炒)

大熟地(五钱,九蒸)  山萸肉(二钱,蒸)

人参(三钱)      白术(五钱,土炒)

麦冬(五钱,去心)   黑芥穗(二钱) 

巴戟肉(一钱,盐水浸) 升麻(四分)

水煎服。贰剂大肠血止,而经此前阴出矣,三剂经止,而兼可受妊矣。此方乃大补心肝肾叁经之药,全不去顾胞胎,而胞胎有所归者,以心肾之气交也。盖心阳虚则其气两分;心肾足则其气两合,心与肾不离,而胞胎之气服从於二经之摄,又安有妄动之形哉!可是心肾不交,补心肾可也,又何兼补夫肝木耶?不知肝乃肾之子心之母也,补肝则肝气往来於心肾之间,自然上引心而下入於肾,下引肾而上入於心,不啻介绍之助也。此便心肾相交之一大措施,不特调经而然也,学者其深思诸。

(若大便下血过多,精神短少,人愈消瘦,必系肝气不舒,久郁伤脾,脾伤不可能统血又当分别治之。方用补血汤,藤黄耆2两(生熟各半),归身肆钱(酒洗,炒黑),杭芍炭二钱,焦吴术伍钱(土炒),丝棉皮二钱(炒断丝),荆芥炭贰钱,姜炭贰钱,引用贯仲炭一钱冲入服之,4剂必获愈,愈后减半再服贰剂。经入大肠必当行经之际而大便下血也,初病血虽错行精神必照常,若脾不统血精神即不能够照常矣,用者辨之。)

年未老经水断(二十八)

经云:「女孩子7七而天癸绝。」有年未至⑦7而经水先断者,人觉得血枯经闭也,何人知是心肝脾之气郁乎!使其血枯,安能久延于人世。医见其经水不行,妄谓之血枯耳,其实非血之枯,乃经之闭也。且经原非血也,乃天一之水,出自肾中,是至阴之精而有至阳之气,故其色赤红似血,而实非血,所以谓之天癸。世人以经为血,此千古之误,安如太山,倘果是血,何不名之曰血水,而曰经水乎!经水之名者,原以水出于肾,乃癸干之化,故以名之。无如世人沿袭而不深思其旨,都是血视之。不过经水早断,就如肾水衰涸。吾以为心肝性子之郁者,盖以肾水之生,原不由于心肝脾,而肾水之化,实有关於心肝脾。使水位之下无土气以承之,则水滥灭火,肾气不能够化;火位之下无水气以承之,则火炎铄金,肾气无所生;木位之下无金气以承之,则木妄破土,肾气无以成。倘心肝脾有1经之郁,则其气不能够入於肾中,肾之气即郁而不宣矣。况心肝脾俱郁,即肾气真足而无亏,尚有茹而难吐之势。矧肾气本虚,又何能盈满而化经水外泄耶!经日“亢则害”,此之谓也。此经之所以闭塞有就像是血枯,而实非血枯耳。治法必须散心肝脾之郁,而大补其肾水,仍大补其心肝脾之气,则精溢而经水自通矣。方用益经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术(一两,土炒)

山药(五钱,炒)    当归(五钱,酒洗)

白芍(三钱,酒炒)   生枣仁(三钱,捣碎)

丹皮(二钱)      沙参(三钱)   

柴胡(一钱)      杜仲(一钱,炒黑)

人参(二钱)

水煎。连服8剂而经通矣,服三十剂而经不再闭,兼可受孕。此方心肝脾肾4经爱新觉罗·同治药也。妙在补以通之,散以开之;倘徒补则郁不开而生火,徒散则气益衰而耗精;设或用攻坚之剂,辛热之品,则非徒无益,而又害之矣。

经水先期(10伍)

巾帼有先期经来者,其经甚多,人觉着血热之极也,何人知是肾中国水力电力对外公司火太旺乎!夫火太旺则血热,水太旺则血多,此有余之病,非不足之症也,似宜不药有喜。但过度富厚,则子宫太热,亦难受孕,更恐有烁干男精之虑,过者损之,谓非既济之道乎!但是火不可任其富裕,而水断不可使之不足。治之法但少清其热,不必泄其水也。方用清经散。

丹皮(三钱)      地骨皮(五钱)  

白芍(三钱,酒炒)   大熟地(三钱,九蒸)

青蒿(二钱)      白茯苓(一钱)

黄柏(伍分,盐水浸炒)

水煎服。2剂而火自平。此方虽是清火之品,然仍是滋水之味,火泄而水不与俱泄,损而益也。

又有先期经来只1、2点者,人觉得血热之极也,哪个人知肾中火旺而阴水亏乎!夫同是先期之来,何以分虚实之异?盖妇人之经最难调,苟不分别细微,用药鲜克有效。先期者火气之冲,多寡者水气之验,故先期而来多者,火热而水有余也;先期而来少者,火热而水不足也。倘一见先期之来,俱以为有余之热,但泄火而不补水,或水火两泄之,有不更增其病人乎!治之法不必泄火,只专补水,水既足而火自消矣,亦既济之道也。方用两地汤。

大生地(一两,酒炒)  元参(一两)   

白芍药(五钱,酒炒)  麦冬肉(五钱)  

地骨皮(三钱)     阿胶(三钱)

水煎服。四剂而经调矣。此方之用地骨、生地,能清骨中之热。骨中之热,由於止血生肌之热,清其骨髓,则肾气自清,而又不加害胃气,此治之巧也。况所用诸药,又纯是补水之味,水盛而火自平理也。此条与上条参观,断无误治先期之病矣。

经水中期(十6)

妇女有经水前期而来多者,人以为血虚之病也,何人知非阳虚乎!盖前期之多少,实有分裂,不可执一而论。盖前期而来少,血寒而不足;早先时期而来多,血寒而财经大学气粗。夫经本于肾,而其流5脏6腑之血皆归之,故经来而诸经之血尽来附益,以经水行而门启不遑迅阖,诸经之血乘其隙而皆出也,但血既出矣,则成不足。治法宜于补中温散之,不得曰早先时期者俱不足也。方用温经摄血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一两,酒炒)

川芎(五钱,酒洗)   白术(五钱,土炒)

柴胡(五分)      五味子(三分)

续断(一钱)      肉桂(五分,去粗,研)

水煎服。叁剂而经调矣。此方大补肝、肾、脾之精与血,加黄金桂以祛其寒,柴草以解其郁,是补中有散,而散不耗气;补中有泄,而泄不损阴,所以补之有利于,而温之收功,此调经之妙药也,而摄血之仙丹也。凡经来前期者,俱可用。倘元气不足,加神草壹、2钱能够。

经水先后无定期(拾7)

女士有经来断续,或前或后无定期,人以为气血之虚也,哪个人知是肝气之郁结乎!夫经水出诸肾,而肝为肾之子,肝郁则肾亦郁矣;肾郁而气必不宣,前后之或断或续,正肾之或通或闭耳;或曰肝气郁而肾气不应,未必至于那样。殊不知子母关注,子病而母必有顾复之情,肝郁而肾不无缱绻之谊,肝气之或开或闭,即肾气之或去或留,相因此致,又何疑焉。治法宜舒肝之郁,即开肾之郁也,肝肾之郁既开,而经水自有自然之期矣。方用定经汤。

菟丝子(一两,酒炒)  白芍(一两,酒炒)

当归(一两,酒洗)   大熟地(五钱,九蒸)

山药(五钱,炒)    白茯苓(三钱)

芥穗(二钱,炒黑)   柴胡(五分)

水煎服。2剂而经水净,四剂而经期定矣。此方舒肝肾之气,非通经之药也;补肝肾之精,非健胃之品也,肝肾之气舒而领悟,肝肾之精旺而水利,不治之治,正妙於治也。

(以上调经三条辨论明晰,立方微妙,但恐一时半刻或有外感,内伤不能够奏效,有外感者宜加苏叶一钱,有内伤者宜加神曲二钱(炒),有因肉食积滞者再加东红果子肉二钱(炒),临症须酌用之。若肝气郁抑又当以逍遥散为主,有热加栀炭、牡丹皮即加味逍遥散。)

经水数月①行(108)

女士有数月1行经者,每以为常,亦无或先或后之异,亦无或多或少之殊,人莫不以为异,而不知非异也。盖无病之人,气血两不亏损耳。夫气血既不亏损,何以数月而1行经也?妇人之中,亦有天生仙骨者,经水必1季1行。盖以季为数,而不以月为盈虚也。真气内藏,则坎中之真阳不损,倘加以炼形之法,一年以内,便易飞腾。无如世人不知,见经水不应月来,误认为病,妄用药饵,本元病而治之成病,是治反不比其不治也。山闻异人之教,特为阐述宣扬,使世人见此等行经,不必妄行治疗,万勿疑为气血之不足,而轻1试也。即使天生仙骨之巾帼,世固不少。而嗜欲损夭之人,亦复甚多,又不可不立1疗救之方以辅之,方名助仙丹。

白茯苓(五钱)     陈皮(五钱)   

白术(三钱,土炒)   白芍(三钱,酒炒)

山药(三钱,炒)    菟丝子(二钱,酒炒)

杜仲(一钱,炒黑)   甘草(一钱)

河水煎服。4剂而仍如其旧,不可再服也。此方平补之中,实有妙理。解毒益肾而不滞,解郁清痰而不泄,不损天然之气血,正是调经之大法,何得用他药以冀通经哉!

年老经水复行(十玖)

妇人有年五拾外或陆、六十七虚岁忽然行经者,或下紫血块、或如红血淋,人或谓老妇行经,是还少之象,什么人知是流血之渐乎!夫妇人至77之外,天癸已竭,又不服济阴补阳之药,怎样能精满化经,一如少妇。然经不宜行而僧人,乃肝不藏脾不统之故也,非精过泄而动命门之火,即气郁甚而发龙雷之炎,二火交发,而血乃奔矣,有似行经而实非经也。此等之症,非大补肝脾之气与血,而血安能骤止。方用安老汤。

人参(一两)      黄耆(一两,生用)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术(五钱,土炒)

当归(五钱,酒洗)   山萸(五钱,蒸)

阿胶(一两,蛤粉炒)  黑芥穗(一钱)  

甘草(一钱)      香附(五分,酒炒)

木耳炭(一钱)

水煎服。1剂减,2剂尤减,肆剂全减,10剂愈。此方补益肝脾之气,气足自能生血而摄血。尤妙大补肾水,水足而肝气自舒,肝舒而脾自得养,肝藏之而脾统之,又安有泄漏者,又何虑其黄疸哉!

(加贯仲炭一钱,研细末,以药冲服尤妙。)

经水忽来忽断时疼时止(二十)

女子有经水忽来忽断,时疼时止,热痹疼痛者,人以为血之凝也,哪个人知是肝气不舒乎!夫肝属木而藏血,最恶风寒。妇人当行经之际,腠理大开,适逢风之吹寒之袭,则肝气为之闭塞,而经水之道路亦随之而俱闭,由是腠理经络,各皆不宣,而寒热之作,由是而起。其气行于阳分则生热,其气行于阴分则生寒,然此犹感之轻者也。倘外感之风寒更甚,则内应之热气益深,往往有热入血室,而变成如狂之症。若但往来寒热,是风寒未甚而热未深耳。治法宜补肝中之血,通其郁而散其风,则病随手而效,所谓治风先治血,血微风自灭,此其壹也。方用加味肆物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五钱,酒炒)

当归(五钱,酒洗)   川芎(三钱,酒洗)

白术(五钱,土炒)   粉丹皮(三钱)

元胡(一钱,酒炒)   甘草(一钱)   

柴胡(一钱)

水煎服。此方用四物以滋脾胃之阴血;用柴草、白芍、丹根以宣调经清热之风郁;用乌拉尔甘草.吴术,元胡以利腰脐而和腹疼,入於表里之间,通乎经络之内,用之得宜,自奏功如响也。

(加荆芥穗(炒黑)一钱,尤妙。)

经水将来腹先疼(二101)

女人有经前腹疼数日,而后经水行者,其经来多是紫黑块,人觉着寒极而然也,哪个人知是热极而火不化乎!夫肝属木,当中有火,舒则通畅,郁则不扬,经欲行而肝不应,则抑拂其气而疼生。然经满则不可能内藏,而肝中之郁火点火,内逼经出,则其火亦因之而怒泄。其紫黑者,水火两战之象也。其成块者,火煎成形之状也。经失其为经者,正郁火内夺其权耳。治法似宜大泄肝中之火,然泄肝之火,而不解肝之郁,则热之标可去,而热之本未除也,其何能益!方用宣郁通经汤。

白芍(五钱,酒炒)   当归(五钱,酒洗)

丹皮(五钱)      山栀子(三钱,炒)

白芥子(二钱,炒研)  柴胡(一钱)

香附(一钱,酒炒)   川郁金(一钱,醋炒)

黄芩(一钱,酒炒)   生甘草(一钱)

水煎。连服四剂,下月断不先腹疼而后行经矣。此方补肝之血,而解肝之郁,利肝之气,而降肝之火,所以奏功之速。

行经后少腹疼痛(二拾二)

女性有少腹疼于行经之后者,人觉着气血之虚也,什么人知是肾气之涸乎!夫经水者,乃天一之真水也,满则溢而虚则闭,亦其常耳,何以虚能作疼哉?盖肾水一虚则水不可能生木,而肝木必克脾土,木土相争,则气必逆,故尔作疼。治法必须以舒肝气为主,而益之以补肾之味,则水足而肝气益安,肝气安而逆气自顺,又何疼痛之有哉!方用调肝汤。

山药(五钱,炒)    阿胶(三钱,白面炒)

当归(三钱,酒洗)   白芍(三钱,酒炒)

山萸肉(三钱,蒸熟)  巴戟(一钱,盐水浸)

甘草(一钱)

水煎服。此方平调肝气,既能转逆气,又善止郁疼。经后之症,以此方调理最棒。不特治经后腹疼之症也。

(经前经后腹痛二方极妙,不可加减。若有别症亦宜此方为主,另加药味治之。原方不可减去一向。)

经前腹疼口疮二十三

女子有经未行在此之前1二5日忽然腹疼而自汗,人以为火热之极也,何人知是肝气之逆乎!夫肝之性最急,宜顶而不宜逆,顺则气安,逆则气动;血随气为表现,气安则血安,气动则血动,亦勿怪其然也。或谓经逆在肾不肝,何以随血妄行,竟至从口上出也,是肝不藏血之故乎?抑肾不纳气而然乎?殊不知少阴之急迫如奔马,得肝火直冲而上,其势最捷,反经而为血,亦至便也,正不必肝不藏血,始成黄疸之症,但此等便秘与各经之失眠有分裂者。盖各经之吐血,由内伤而成,经逆而肺痈,乃内溢而激之使然也,其症有绝异,而其气逆则1也。治法似宜平肝以顺气,而不必益精以补肾矣。就算,经逆而阴挺,虽不大损夫血,而频仍颠倒,未免太伤肾气,必须於补肾之中,用顺气之法始为适龄。方用顺经汤。

当归(五钱,酒洗)   大熟地(五钱,九蒸)

白芍(二钱,酒炒)   丹皮(五钱)   

白茯苓(三钱)     沙参(三钱)

黑芥穗(三钱)

水煎服。1剂而关节炎止,②剂而经顺,十剂不再发。此方於补肾调经之中,而用引血归经之品,是和血之法,实寓顺气之法也。肝不逆而肾气自顺,肾气既顺,又何经逆之有哉!

(妇人年壮水肿往往有之,不可作劳症治。若认为劳症,必至肝气愈逆,非劳反成劳矣。方加莆草一钱,怀牛膝七分尤妙。)

经水以往脐下先疼痛(二十肆)

妇人有经水以往35多年来而脐下作疼,状如刀刺者;或冷热交作,所下如黑豆乳,人莫不以为血热之极,何人知是下焦寒湿相争之故乎!夫寒湿乃邪气也。妇人有冲任之脉,居于下焦。冲为血海,任主胞胎,为血室,均喜正气相通,最恶邪气相犯。经水由2经而外出,而寒湿满2经而内争,两相争而作疼痛,邪愈盛而正气日衰。寒气生浊,而下如豆乳之黑者,见北方寒水之象也。治法利其湿而温其寒,使冲任无邪气之乱,脐下自无疼痛之疚矣。方用温脐化湿汤。

白术(一两,土炒)   白茯苓(三钱)  

山药(五钱,炒)    巴戟肉(五钱,盐水浸)

扁豆(炒,捣,三钱)  白果(十枚,捣碎)

建莲子(三十枚,不去心)

水煎服。然必须经今后前二十二日服之。4剂而邪气去,经水调,兼可种子。此方君吴术以利腰脐之气;用巴戟、白果以通任脉;羊眼豆、山芋、莲子以卫冲脉,所以寒湿扫除而经水自调,可受妊矣。倘疑腹疼为热疾,妄用寒凉,则冲任虚冷,血海变为冰海,血室反成冰室,无论难於生育,而疼痛之止,又安有日哉!

(冲任之气宜通不宜降,故化湿不用苍术,薏仁。馀宜类参。)

经水过多(二105)

巾帼有经水过多,行后复行,面色痿黄,身体倦怠,而疲劳愈甚者,人认为血热有余之故,什么人知是阴虚而不归经乎!失血旺始经多,气虚当经缩。明日阴虚而反多种经营多,是何言与?殊不知血归于经,虽旺而经亦不多;血不归经,虽衰而经亦不少,世之人见经水过多,谓是血之旺也,此治之所以多错耳。倘经多果是血旺,自是健壮之体,须当壹行即止,精力如常,何至1行后而再行,而疲劳无力耶!惟经多是血之虚,故再行而不胜其疲劳,血损精散,骨中髓空,所以不可能色华于面也。治法宜大补血而引之归经,又安有行后复行之病哉!方用加减4物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三钱,酒炒)

当归(五钱,酒洗)   川芎(二钱,酒洗)

白术(五钱,土炒)   黑芥穗(三钱)

山萸(三钱,蒸)    续断(一钱)   

甘草(一钱)

水煎服。肆剂而血归经矣。10剂之后,加黄参三钱,再服拾剂,下月来潮,适可而止矣。夫四物汤乃补血之神品,加苍术,荆芥,补中有益;加山萸、续断,止中有行;加乌拉尔甘草以疏通诸品,使之各得其宜,所以血足而归经,归经而血自静矣。

(荆芥炭引血归经。方妙极,不可轻易加减。)

经前泄水(二十6)

女性有经将来事先,泄水三十日,而后行经者,人觉着血旺之故,什么人知是特性之虚乎!夫脾统血,阴虚则不能摄血矣;且脾属湿土,阴虚则土不实,土不实而湿更甚,所以经水将动,而脾先不固;消食和中所统之血,欲流注于血海,而湿气乘之,所以先泄水而后行经也。调经之法,不在先治其水,而在先治其血;抑不在先治其血,而在先补其气。盖气旺而血自能生,抑气旺而湿自能除,且气旺而经自能调矣。方用健固汤。

人参(五钱)      白茯苓(三钱)  

白术(一两,土炒)   巴戟(五钱,盐水浸)

薏苡仁(三钱,炒)

水煎。连服10剂,经前不泄水矣。此方补天性以固脾血,则血摄於气之中,性情日盛,自能运化其湿,湿既未有,自然经水调和,又何至经前泄水哉!

经前大便下血(二拾7)

巾帼有行经以前十八日大便先出血者,人认为崩漏之症,什么人知是经流于大肠乎!夫大肠与行经之路,各有个别,何以能入乎当中?不知胞胎之系,上通心而下通肾,心肾不交,则胞胎之血,两无所归,而心肾二经之气,不来照摄,听其自便,所以血不走小肠而走大肠也。治法若单止大肠之血,则愈止而越多;若击动3焦之气,则更拂乱而不可止。盖经水之妄行,原因心肾之不交;今不使水火之既济,而徒治其胞胎,则胞胎之气无所归,而血安有归经之日!故必大补其心与肾,便心肾之气交,而胞胎之气自不散,则大肠之血自不妄行,而经自顺矣。方用顺经两安汤。

当归(五钱,酒洗)   白芍(五钱,酒炒)

大熟地(五钱,九蒸)  山萸肉(二钱,蒸)

人参(三钱)      白术(五钱,土炒)

麦冬(五钱,去心)   黑芥穗(二钱) 

巴戟肉(一钱,盐水浸) 升麻(四分)

水煎服。二剂大肠血止,而经以前阴出矣,三剂经止,而兼可受妊矣。此方乃大补心肝肾3经之药,全不去顾胞胎,而胞胎有所归者,以心肾之气交也。盖心气虚则其气两分;心肾足则其气两合,心与肾不离,而胞胎之气听从於二经之摄,又安有妄动之形哉!可是心肾不交,补心肾可也,又何兼补夫肝木耶?不知肝乃肾之子心之母也,补肝则肝气往来於心肾之间,自然上引心而下入於肾,下引肾而上入於心,不啻介绍之助也。此便心肾相交之一大办法,不特调经而然也,学者其深思诸。

(若大便下血过多,精神短少,人愈消瘦,必系肝气不舒,久郁伤脾,脾伤不可能统血又当分别治之。方用补血汤,花青耆贰两(生熟各半),归身肆钱(酒洗,炒黑),杭芍炭贰钱,焦白术五钱(土炒),丝棉皮二钱(炒断丝),荆芥炭贰钱,姜炭二钱,引用贯仲炭一钱冲入服之,四剂必获愈,愈后减半再服2剂。经入大肠必当行经之际而大便下血也,初病血虽错行精神必照常,若脾不统血精神即无法照常矣,用者辨之。)

年未老经水断(二十八)

经云:「女生7七而天癸绝。」有年未至77而经水先断者,人以为血枯经闭也,哪个人知是心肝脾之气郁乎!使其血枯,安能久延于人世。医见其经水不行,妄谓之血枯耳,其实非血之枯,乃经之闭也。且经原非血也,乃天一之水,出自肾中,是至阴之精而有至阳之气,故其色赤红似血,而实非血,所以谓之天癸。世人以经为血,此千古之误,金城汤池,倘果是血,何不名之曰血水,而曰经水乎!经水之名者,原以水出于肾,乃癸干之化,故以名之。无如世人沿袭而不深思其旨,都是血视之。不过经水早断,就像肾水衰涸。吾以为心肝性格之郁者,盖以肾水之生,原不由于心肝脾,而肾水之化,实有关於心肝脾。使水位之下无土气以承之,则水滥灭火,肾气无法化;火位之下无水气以承之,则火炎铄金,肾气无所生;木位之下无金气以承之,则木妄破土,肾气无以成。倘心肝脾有一经之郁,则其气不能够入於肾中,肾之气即郁而不宣矣。况心肝脾俱郁,即肾气真足而无亏,尚有茹而难吐之势。矧肾气本虚,又何能盈满而化经水外泄耶!经日“亢则害”,此之谓也。此经之所以闭塞有就像血枯,而实非血枯耳。治法必须散心肝脾之郁,而大补其肾水,仍大补其心肝脾之气,则精溢而经水自通矣。方用益经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术(一两,土炒)

山药(五钱,炒)    当归(五钱,酒洗)

白芍(三钱,酒炒)   生枣仁(三钱,捣碎)

丹皮(二钱)      沙参(三钱)   

柴胡(一钱)      杜仲(一钱,炒黑)

人参(二钱)

水煎。连服八剂而经通矣,服三十剂而经不再闭,兼可受孕。此方心肝脾肾4经清穆宗药也。妙在补以通之,散以开之;倘徒补则郁不开而生火,徒散则气益衰而耗精;设或用攻坚之剂,辛热之品,则非徒无益,而又害之矣。

小编微信:ysc177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威尼斯赌场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