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痘伏温,暑湿伤阳型湿温

By admin in 威尼斯赌场官网 on 2019年5月5日

(按:暑温、伏暑,名虽异,而病实同,治法须前后互参,故中下焦篇不另立1门。)

1.温病者,有风温、有温热、有温疫、有温毒、有暑温、有湿温、有秋燥、有冬温、有温疟。

吴瑭( 1757-1八肆一) , 字配珩, 号鞠通, 福建省宿迁市 人,
是作者国明代大名鼎鼎的温热病学家。他编慕与著述的《温热病条 辨》 是温病学的一座里程碑,
堪称不朽的中医文章。吴 氏创造了温热病“叁焦学说” , 并结合“卫、 气、 营、
血” 理 论, 创建性地建议温热病辨证论治的提纲和办法, 对于温
热性疾病的看病, 作出了至关重要进献。吴氏驾驭五运陆 气之理, 他在
《医医病书·气运论》 中提出 : “驾驭气运 之理, 有先知之妙,
时时体验其气之已至、 未至、 太过、 不如, 何者为胜气、 何者为中气、
何者为化气、 何者为复 气, 再用 ‘有者求之, 无者求之, 微者责之,
盛者责之’ 之 功, 临证自有准的。 ” [一 ] 吴鞠通生活的时期多发温热病, 他
对及时先生因墨守伤寒治法、 不知变通而失治误治深 感忧伤。因而,
他在《圣济总录》 中运用5运陆气之理 总计了温热病的始原、
辨治方法及其发病与命局条件等 的相关性,
使中军事学在外感病和热性传播疾病治病方面获取 了更为的公而忘私。一 时局分歧,
疫病寒温各异吴氏以为是因为各年运气情状不一, 因而, 疫病爆发则有寒温之差异, 进而将瘟疫分为温疫和寒疫。1. 一温疫易发时段与陆气密切相关 吴氏以为温疫
好发时段与6气布满密切相关。他在《医林纂要》 首卷 “原病篇” 援引《内经》
有关温热病的记叙, 并加以注释, 表明温热病的始原,
并提议温疫好发年份为辰戌、 寅申、 子午、 巳亥之岁, 如“陆元日纪大论” 曰
: “辰戌之岁, 初 之气, 民厉温热病; 卯酉之岁, 二之气, 厉大至, 民善暴死;
终之气, 其病温。寅申之岁, 初之气, 温热病乃起; 丑未之 岁, 二之气,
温厉大行, 远近咸若。子午之岁, 5之气, 其病温。巳亥之岁, 终之气,
其病温厉。 ” [二 ] 可知, 温疫 好发于初之气、 二之气、 伍之气、
终之气, 就算好发时段差别, 但好发时段的翼翼小心均为少阴君火和少阳相火。一.
二 寒疫易发于寒水之岁 吴鞠通在《本草10遗·杂 说·寒疫论》 中提出 :
“陆气寒水司天在泉, 或五运寒水 太过之岁, 或陆气中加临之客气为寒水,
不论4时, 或 有是证。 ” 即年支为辰、 戌、 丑、 未之年, 或年干为丙即水运太过之年, 或客气为太阳寒水的时节均轻便发寒疫。二 证实治疫,
注意温凉二. 一 创办3焦辨治温疫 吴氏以为温疫属于温病范 畴, 如
《圣济总录·上焦篇》 第3条载 : “温热伤者, 有风 温、 有温热、 有温疫、
有温毒、 有暑温、 有湿温、 有秋燥、 有冬温、 有温疟。 ”
并解说了温疫是由于疫厉之气夹杂 秽浊之气广泛流行而成 : “温疫者,
厉气流行, 多兼秽 浊, 家家如是, 若役使然也。 ” [二 ]
他重申整疗温疫要3焦辨证。太阴温疫宜用桂枝 汤、 银翘散之类, 如
《医林纂要·上焦篇》 第6条载 : “太 阴风温、 温热、 温疫、 冬温,
初起恶风寒者, 桂枝汤主之; 但热不恶寒而渴者, 辛凉平剂银翘散主之。温毒、
暑 温、 湿温、 温疟, 不在此例。 ”阳明温疫宜用黄龙、 承气之类,
如《雷公炮炙论·中 焦篇》 第三条载 : “面目俱赤, 语声重浊, 呼吸俱粗, 大便
闭, 小便涩, 舌苔老黄, 甚则黑有芒刺, 但恶热, 不恶寒, 日晡益甚者,
传至中焦, 阳明温热病也。脉浮洪躁甚者, 黄龙汤主之; 脉沉数有力,
甚则脉体反小而实者, 大承 气汤主之。暑温、 湿温、 温疟, 不在此例。 ”
少阴温疫宜用复脉汤等等, 如《珍珠囊·下焦 篇》 第三条载 : “风温、
温热、 温疫、 温毒、 冬温, 邪在阳明 久羁, 或已下, 或未下, 身热面赤,
黄疸舌燥, 甚则齿黑 流行性腮腺炎, 脉沉实者, 仍可下之; 脉虚大,
手足心热甚于手足 背者, 加减复脉汤主之。
”吴氏在治疫时更强调回避疫疠之邪的法子, 即要 固护正气。他在 《中国药植图鉴》
“原病篇” 即援引《内经》 原版的书文 : “帝曰: 余闻5疫之至, 皆相染易,
无问大小, 病状 相似, 不施救疗, 怎么样可得不相移易者? 岐伯曰: 不相
染者, 正气存内, 邪不可干。 ”二. 二 辨治寒疫, 注意温凉
吴氏感觉寒疫的重要症状 为恶寒、 壮热、 头疼、 病后虚弱、 口不渴,
如在《药物学大成 ·杂说·寒疫论》 中提议 : “世多言寒疫者, 究其病况,
则憎寒壮热, 咳嗽骨节烦疼, 虽发热而不甚渴, 时行则 里巷之中,
病俱相类, 若役使者然; 非若温热病之不甚头 痛骨痛而渴甚, 故名曰寒疫耳。 ”
并且众人周知了寒疫有寒 象未化热无口渴之症状则用辛温解肌的主意治疗, 寒
象入里化热似风温者用辛凉利水法医疗, 如“其未化热 而恶寒之时,
则用辛温解肌; 既化热之后, 如风温证者, 则用辛凉开胃, 无二理也” [二 ]
。三 岁气君火, 易发伏暑3. 1 伏暑易发于少阴君火司天在泉之岁 吴氏感觉,
暑温与伏暑就算名称不一致但属同病, 由此医疗上可互
参。吴氏提出长夏感受暑邪过夏而发者为伏暑, 好发 于子、 午、 丑、
未之年, 即少阴君火司天或少阴君火在泉 之年。如 《中国药植图鉴·上焦篇》
第二十陆条载 : “长夏受 暑, 过夏而发者, 名曰伏暑。霜未降而发者少轻,
霜既 降而发者则重, 无序发者尤重, 子、 午、 丑、 未之年为多 也。 ”
其原因是子、 午之年少阴君火司天, 暑本于火, 丑 未之年太阴湿土司天,
暑得湿则易留滞人体之故。3. 贰 伏暑发病与体质相关 吴氏感觉伏暑发病与人
体体质密切相关。他建议体质健康之人长夏不易感受 暑邪,
体质稍弱者出现片刻头晕即愈, 体质再差些者则 感邪即病,
不即病人是阴虚体质, 因阳虚不能够驱暑邪外 出,
必须等到凉快之气来驱散暑邪, 血虚甚者, 则必等
到春季大凉或小春日微寒之时暑邪才能被驱出。三. 3 三焦辨证诊治,
结合气阴虚实 吴氏感到治疗伏 暑当三焦辨证,
并结合气血的黑幕情形。龙潜月面世头 痛、 微恶寒、 面赤、 烦渴、
舌白者为太阴伏暑 。《温热病条 辨·上焦篇》 第一107条载 : “咳嗽微恶寒,
面赤烦渴, 舌白, 脉濡而数者, 虽在一之日, 犹为太阴伏暑也。 ” 太阴
伏暑需依据舌象、 脉象、 汗出某个来判断病位在气在血 和病性的老底,
以银翘散或生脉散加减医治。如邪在 气分表实证, 第一108条载 : “太阴伏暑,
舌白口渴, 无 汗者, 银翘散去大力子、 元参加杏仁、 滑石主之。 ” 邪在血
分表虚证, 第壹十玖条载 : “太阴伏暑, 舌赤口渴, 无汗 者,
银翘散加生地、 牡丹皮、 木白芍药、 麦冬主之。 ” 邪在气分表 虚证, 第五10条载 :
“太阴伏暑, 舌白口渴, 有汗, 或大汗 不唯有者, 银翘散去牛蒡、 元参、
芥穗, 加杏仁、 石膏、 黄 芩主之。脉洪大, 渴甚汗多者, 仍用白虎法;
脉虚大而 芤者, 仍用沙参青龙法。 ” 邪在血分表虚证, 第陆十一条 载 :
“太阴伏暑, 舌赤口渴汗多, 加减生脉散主之。 ”
吴氏认为阳明伏暑是叁焦均受邪, 湿热互结所致, 非偏寒偏热可治,
当以杏仁滑石汤治之。如《开宝本草 ·中焦篇》 第五拾二条载 : “暑温伏暑,
3焦均受, 舌灰 白, 胸痞闷, 潮热呕恶, 烦渴自利, 汗出溺短者, 杏仁滑
石汤主之。 ”吴氏感觉少阴伏暑饮停于胁下不可误感到是柴胡 汤证,
主要治疗当以香附玉蝉花汤、 控涎丹之类。在《温热病 条辨·下焦篇》 第4十一条提出: “伏暑, 湿温胁痛, 或 咳, 或不咳, 无寒, 但潮热, 或竟寒热如疟状,
不可误认 柴草证, 香附黄蓝汤主之; 久不解者, 间用控涎丹。 ”肆痘本温热病, 治在求本4. 壹 痘温同类, 子午卯酉之岁易发 吴氏以为,
痘症与温病同类, 其在《本草纲目·解儿难·痘症总论》 指 出 :
“议病究未深透来路, 皆由笼统陆气为病, 与温热病之 源。 ”
并且妇孺皆知演讲了痘症好发于子、 午、 卯、 酉之年的 原因, 即 “子午者,
君火司天; 卯酉者, 君火在泉; 人身之 司君火者, 少阴也。少阴有两脏,
心与肾也。后天之 毒, 藏于肾脏, 肾者, 坎也, 有2阴以恋一阳, 又以阳光
寒水为腑, 故不发也, 必待君火之年, 与身躯君火之气 相搏, 激而后发也”
[二 ] 。四. 二 治痘求本, 因时因人给药 吴氏认为痘症初起用 药难,
必须根据体质景况看病者是不是早已冒出痘点, 并 依照发病时令再分明采用方药,
重申7近日先清外感 邪气, 5日后以祛除胎毒为主 。《本草纲目·解儿难·
痘症初起用药论》 云 : “必审定儿之壮弱肥瘦, 黑白青 黄, 所偏者何在?
所不足者何在? 审视体质精晓, 再看 已未见点, 所出何苗? 参之春夏秋冬,
天气冷热燥湿, 所病几时? 而后定方。务于七目前先清其所感之外 邪,
26日后唯有胎毒, 便不夹杂矣。 ” 并提出患儿年龄不 同,
痘症结痂的年限差异, 治疗时不足忽略。 用药方面,
吴氏建议医治痘症禁止使用祛风药。吴氏 以为痘症由于体内胎毒温邪引发,
用寒凉的消痈 药诊疗是错误的, 病在里而治表必酿恶果, 并提出“痘
以筋骨为根本, 以肌肉为战地, 以皮肤结痂为成功之 地” [二 ]
。如用消导药使肌肤腠理疏松, 破坏了痘症治愈 的场合,
诸多会飞快现身痘塌陷、 咬牙寒战、 倒靥黑陷 等表现。四. 3 治痘之妙,
行浆满足 吴氏治痘之妙在于必待行 浆满足,
并提出游浆不足的苦果。如《本草从新·解儿 难·行浆务令知足论》 云 :
“浆不足者, 发痘毒犹可医 治; 若发于关节隐处, 亦致遇难, 或成废人;
患目烦燥 者, 百无毕生, 即不死而双目失明矣。 ” 并提出痘疮稀少
者可不服药, 32二十一日者用辛凉利尿逐水药一帖, 七11日用甘 温托浆药壹帖,
最多可是二帖, 必须使痘发行浆满意, 避防并发眼疾毒流心利尿清热而死。综上,
吴鞠通感觉温热病发病与运气条件密切相关,
运用5运6气之理结合自个儿的临床经验, 对瘟疫、 伏 暑、
痘症的发病运气条件、 分类、 辨证医治等作了周到 演说,
对我们在天气条件形成的前日研商运气变化对 温病的发病、
治疗具备越发关键的学术价值和实用 价值。参考文献:[1] 吴瑭.
医医病书[M]. 塔那那利佛: 海南科学才干出版社, 二零一零: 17陆.[二] 吴瑭.
神农本草经[M]. 巴黎: 人卫出版社, 2011: 一5, 二七, 1八二,
21玖.小编:胡亚男 李萍 苏颖

病因病机:阴邪外郁,故头重发烧而畏寒;阳气被遏,故蒸热烦燥而口渴。暑必兼湿,故麻疹内干,太阴则吐利。李时珍曰:有处高楼大厦而中暑者,缘纳凉太过,饮冷太多,阳气为阴邪所遏,故见脑仁疼恶寒之证。未月乘凉饮冷,阳气为阴寒所逼。

3五.暑兼湿热,偏于暑之热者为暑温,多手太阴证而宜清。偏于暑之湿者为湿温,多足太阴证而宜温。湿热平等者两解之,各宜分晓,不可混也。

此九条见于王叔和伤寒例中诸多,叔和又牵引疫痘伏温,暑湿伤阳型湿温。难经之文,以神其说,定时推病,实有是证,叔和临床时,亦实遇是证,但叔和不可能别立治法,而叙于伤寒例中,实属蒙混。以《伤寒论》为治外感之妙法,遂将一切外感,悉收入伤寒例中,而悉以治伤寒之法治之,后人亦不可能打破此关,因仍苟简,千余年来,贻患无穷,皆叔和之作俑,无怪见驳于方有执,喻嘉言诸公也。然诸公虽驳叔和,亦未曾另立方法,喻氏虽立治法,仍无法脱却伤寒圈子,弊与叔和无2,以至后人无所遵依。本论详加考核,准古酌今,细立治法,除伤寒宗仲景法外,俾肆时杂感,朗若列眉,未始非叔和有以肇其端,东垣,河间、安道、又可、嘉言、天士宏其议,而瑭得以善其后也。

证候表现:皮肤蒸热,凛凛畏寒,头痛头重,黄疸烦渴,或腹痛吐泻者。

此承上起下之文,按暑温湿温,古来方法,最多精致,不及前条温热病毫无尺度,本论原可不必再议。特以《内经》有先小满为病温,后亚岁为病暑之明文,是暑与温流虽异而源同,不得言温而遗暑,言暑而遗湿,又以历代有名的人,悉有蒙混之弊。盖夏天三气杂感,本难条分缕析,惟叶氏心灵手巧,精思过人,案中治法,丝丝入扣,可谓汇众善感到长者。惜时人不可能知其个别,然其法散见于案中,章程未定,浅学者读之,有希望洋之叹,无怪乎后人之无阶而升也。故本论摭10其大约,粗定规模,俾学者有路可寻,精妙甚多,不比备录,学者仍当参考各家细绎叶案,而后能够学习。再按张洁(zhāng jié )古云:
「静而得之为中暑,动而得之为中热,中暑者阴证,中热者阳证。」呜呼!
洁古笔下如是不了了,后人奉以为规矩准绳,此医道之所以难言也。试思中暑竟无动而得之者乎?中热竟无静而得之者乎?似难以动静二字分暑热。又云「中暑者阴证,暑字从日,日岂阴物乎?暑中有火,火岂阴邪乎?暑中有阴者湿是也,非纯阴邪也,中热者阳证。」斯语诚然,要知热中亦兼秽浊,秽浊亦阴类也。是中热非纯无阴也。盖洁古所指之中暑,即本论后文之湿温也。且所指之中热,即本论前条之温热也。张景岳又细分阴暑阳暑,所谓阴暑者,即暑之偏于湿,而成足太阴之里证也。阳暑者即暑之偏于热,而成手太阴之表证也。学者非目无全牛,不能够批隙中窾,宋元以来之名医,多忘乎所以,而不求之当然之法象,无怪乎道之常不明,而时人之随手杀人也,可胜慨哉。

风温者,首春阳气始开,厥阴行令,风夹温也。温热者,春末孟夏,阳气弛张,温盛为热也。温疫者,厉气流行,多兼秽浊,家家如是,若役使然也。温毒者,诸温夹毒,秽浊太甚也。暑温者,正夏之时,暑病之偏于热者也。湿温者,长夏秋天,湿中生热,即暑病之偏于湿者也。秋燥者,秋金燥烈之也。冬温者,冬应寒而反温,阳不隐藏,民病温也。温疟者,阴气先伤,又因于暑,阳气独发也。

处方:宜用《局方》香薷饮:香薷、厚朴、小刀豆。故用香薷之辛温以散阴邪,而发越阳气;厚朴之苦温除湿邪,而直通滞气;沿篱豆之甘淡消暑湿,而调护治疗中气。倘无恶寒胃疼之外证,即无取香薷之辛香走窜;无腹痛吐利之里证,亦无取厚朴、沿篱豆之疏滞和中矣。故热渴甚者,加黄连以清里热,名4味香薷饮。减去小刀豆,名黄连香薷饮。湿甚于里,腹膨泻泄者,去黄连加茯苓块、甘草,名5物香薷饮。若中虚气怯,汗出多者,出席黄芪、人参、白术、广皮、木瓜,名10味香薷饮。然香薷之用,总为阴暑外袭而设,不可用于治湿热伤阳之阳暑也。用香薷以发越阳气,散水和脾则愈,此正言阴暑也。又云:香薷乃夏月明目之药,犹龙潜月之用麻黄,气虚者不可多服。今人谓能解暑,用以代茶,误矣。李士材曰:香薷为夏月分流之药,其性寒热,只宜于中暑之人,若中热之人误服之,反成大害。此言宜于阴暑,不宜于阳暑也。

汪按:偏湿偏热,伤手伤足,挈领提纲,可谓不易之论,学者从此剖断,自不患动手便错矣。又按洁古所谓动者,指奔走劳役之人,触冒天地之热气而病者也。所谓静者,指松动安逸之人,纳凉于高耸的楼房,以避热而中湿者也。然动者亦有时中湿,静者亦有时中热,未可拘执,静者一种内又有乘凉饮冷,无湿气而但中冷气,应用桂枝唐代,甚则理中肆逆者,此即夏月伤寒,当壹一条分缕晰也。至景岳于陆气治法,全未入门,无足置论。

按诸家论温,有顾此失彼之病,故是编首揭诸温之大纲,而名其书曰「黄帝内经」。

释名:此感受季夏阴寒之邪,名曰阴暑。

3陆.长夏受暑,过夏而发者,名曰伏暑。霜未降而发者少轻,霜既降而发者则重,冬季发者尤重,子午丑未之年为多也。

二.凡温热病者,始于上焦,在手太阴。

威尼斯赌场官网,辨认会诊:《经》云:脉虚身热,得之伤暑。后人又谓动而得之为中热;静而得之为中暑。以至后人有谓暑是热邪者,有谓暑是寒邪者,纷纭不1。不知天贶陆阳尽出于地上,凡阳气有余于外者,必不足于中。故《经》谓伤暑之脉多虚,原未定其为寒为热也。总来讲之,天贶患有,无论寒热,皆谓之暑,但有阴暑、阳暑之辨耳。

长夏盛暑,气壮者不受也。稍弱者,但头晕片刻,或半日而已,次则即病。其不即病而内舍于骨髓,外舍于分肉之间者,气虚者也,盖血虚不可能传递暑邪外出,必待秋凉,金气相搏而后出也。金气本所以退烦暑,金欲退之,而暑无所藏,故伏暑病发也。其有气虚甚者,虽金风亦不能够击之使出,必待九秋大凉,小阳节微寒,相逼而出,故为尤重也。子午丑未之年为独多者,子午君火司天,暑本于火也。丑未湿土司地,暑得湿则留也。

伤寒由毛窍而入,自下而上,始足太阳。足太阳膀胱属水,寒即水之气,同类相从,故病始于此。古来但言膀胱主表,殆末尽其义,肺者皮毛之合也,独不主表乎(按人体1脏一腑主表之理,人皆习焉不察,以3才大道言之,天为万物之大表,天属金,人之肺亦属金,肺主皮毛。经曰:
皮应天,天生平水,地支始于水,而为天门,乃贞元之会。人之膀胱为寒水之腑,故俱同天气,而俱主表也。)?治法必以仲景陆经次传为祖法。温热病由口鼻而入,自上而下,鼻通于肺,始手太阴,太阴金也。温者,火之气;风者,火之母;火未有不克金者,故病始于此。必从河间三焦定论。再寒为阴邪,虽《伤寒论》中亦言脑萎,此风从西北方来,乃觱发之寒风也,最善收引,阴盛必伤阳,故首郁遏太阳经中之阳气,而为发烧身热等证。太阳阳腑也,伤寒阴邪也,阴盛伤人之阳也。温为阳邪,此论中亦言伤风,此风从南边来,乃解冻之温风也。最善发泄,阳盛必伤阴,故首郁遏太阴经中之阴气,而为脑仁疼,小儿疳积,胃痛,身热尺热等证。太阴,阴脏也。温热,阳邪也。阳盛伤人之阴也。阴阳两大办法之辨,可见晓于心灵间矣。

出处:《温病指南集》·湿温证条例(篇)·湿温(节)

三柒.高烧微恶寒,面赤烦渴舌白,脉濡而数者,虽在子月,犹为太阴伏暑也。

夫大明生于东,月生于西,举凡万物莫不因而少阳少阴之气,认为生成,故万物皆可名之,曰东西人,乃万物之统领也。得东西之气最全,乃与世界东西之气相应,其病也亦必须与世界东西之气相应,东西者阴阳之逆路也,由东而往,为木为风温为火为热。湿土居中,与火交而成暑。火也者南也,由西而往,为金为燥为水为寒。水也者北也,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南北者,阴阳之极致也。天地运维,此阴阳以化生万物,故曰天之无恩,而大恩生,天地运维之,阴阳和平,人生之阴阳亦和平,安有所谓病也哉?天地与人之阴阳,1有所偏,即为病也。偏之浅者病浅,偏之深者病深,偏于火者病温热病热,偏于水者病湿病寒,此水火两大办法之辨,医士不可不知。烛其为水之病也,而温之热之。烛其为火之病也,而凉之寒之。各救其偏,以抵于平和而已,非如鉴之空,纤尘不染,如衡之平,毫无倚着,不可能适合道妙,岂可各立门户,专主于寒热温凉一

原文:林钟乘凉饮冷,阳气为阴寒所逼,皮肤蒸热,凛凛畏寒,胸口痛头重,喉痛烦渴,或腹痛吐泻者,宜用《局方》香薷饮:香薷、厚朴、南豆。此感受季月阴寒之邪,名曰阴暑。阴邪外郁,故头重发烧而畏寒;阳气被遏,故蒸热烦燥而口渴。暑必兼湿,故水肿内干,太阴则吐利,故用香薷之辛温以散阴邪,而发越阳气;厚朴之苦温除湿邪,而直通滞气;树豆之甘淡消暑湿,而调护治疗中气。倘无恶寒高烧之外证,即无取香薷之辛香走窜;无腹痛吐利之里证,亦无取厚朴、扁豆之疏滞和中矣。故热渴甚者,加黄连以清里热,名四味香薷饮。减去茶豆,名黄连香薷饮。湿甚于里,腹膨泻泄者,去黄连加茯苓个、乌拉尔甘草,名5物香薷饮。若中虚气怯,汗出多者,参与黄芪、人葠、杨枹蓟、广皮、木丹,名10味香薷饮。然香薷之用,总为阴暑外袭而设,不可用于治湿热伤阳之阳暑也。《经》云:脉虚身热,得之伤暑。后人又谓动而得之为中热;静而得之为中暑。以至后人有谓暑是热邪者,有谓暑是寒邪者,纷纭不①。不知天贶陆阳尽出于地上,凡阳气有余于外者,必不足于中。故《经》谓伤暑之脉多虚,原未定其为寒为热也。同理可得,林钟身患,无论寒热,皆谓之暑,但有阴暑、阳暑之辨耳。李东璧曰:有处高耸的楼房而中暑者,缘纳凉太过,饮冷太多,阳气为阴邪所遏,故见头疼恶寒之证,用香薷以发越阳气,散水和脾则愈,此正言阴暑也。又云:香薷乃夏月通大便之药,犹长至之用麻黄,血虚者不可多服。今人谓能解暑,用以代茶,误矣。李士材曰:香薷为夏月分流之药,其性寒热,只宜于中暑之人,若中热之人误服之,反成大害。此言宜于阴暑,不宜于阳暑也。

头疼恶寒,与伤寒无差异,面赤烦渴,则非伤寒矣。然犹似伤寒阳明证,若脉濡而数,则断断非伤寒矣。盖寒脉紧,风脉缓,暑脉弱,濡则弱之象,弱即濡之体也。濡即离中虚,火之象也。紧即坎中满,水之象也。火之性热,水之性温,象各不相同,性则迥异,何世人悉以伏暑作伤寒治,而用足6经羌葛柴芩,每每杀人哉。象各不一样,性则迥异,故曰虽在十一月,定其非伤寒而为伏暑也。冬月犹为伏暑,高商能够。伏暑之与伤寒,犹男女之别,一则外实中虚,

|<< << < 1;)
2
3
>
>>
>>|

|<< << < 1;)
2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威尼斯赌场 版权所有